首页 新闻 赫德号外 体育教育培养了什么?在赫德他这样教

体育教育培养了什么?在赫德他这样教


课程设置的核心

以孩子为中心的多样化的办学思路

Michael曾经在秘鲁利马的一所有着体育传统的国际学校工作,学校在课内外为学生提供多达几十种的运动项目。这段经历,也影响着Michael现在的教育理念。

 

 

他认为学校应该为孩子们提供多种多样的运动选择,鼓励每一个孩子都去找到自己喜欢的运动并坚持,让他们不只在学校,在课外也愿意继续进行这项运动。他说,老师也需要学习不同的技能,去适应不同的环境,但在学校,永远不变的是以学生为中心。

奥运比赛中有20多个大项目、300多个小项目,然而体育教育在课程体系里却只是一门课。每个孩子的身体发育也不尽相同——有的手腕力量强大,有的平衡性突出,有的耐力十足,不同的身体特点都有适合的体育项目——这也是包括赫徳在内的许多学校坚持丰富运动种类的原因。

 

 

Michael强调说:“就个体而言,我们会鼓励每个孩子建立一种和自己比赛的心态,希望孩子去审视自己的进步,而不是和他人比较。”
做体育主管,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Michael认为很多改变都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以现在的足球校队为例,目前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输球,要取得更好的成绩需要2年甚至更长时间。这个时候体育老师就需要给孩子们设立合理的目标、调整对他们的期望。

 

 

当被问及在赫德学校开展体育教育与在别的国家有什么不同时,Michael坚持说:没有什么不同,孩子就是孩子,他们渴望释放天性、快乐玩耍。


据他介绍,目前赫德学校的常规体育课程包含了高尔夫、网球、体能和中国功夫四大方向,孩子们会有一个学期的时间专门学习每个体育项目。

健康竞争的House体制

类似很多传统的英国学校,赫徳学校实行学院制,设立了4个学院:人马、巨龙、凤凰、狮鹫。学院制对体育教育来说有具有许多天然优势,每个学生在入校时就被分到不同的学院。学院体育课时,每班25个学生会按学院分组活动,课堂和比赛表现也会和学院分挂钩,因此孩子们会更投入在比赛中。所以当这些Team要为自己学院而战时,他们也会拥有强烈的竞争意识和团队意识。

 

 

平时,学院老师常常会在各种场合举起学院的旗帜,尤其在户外活动和体育比赛中,例如运动会,孩子们也会团结一心为自己的学院呐喊助威。

Michael认为划分学院能够帮助孩子们进行社交,即使来自不同学院,他们互相之间依然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正因为大部分孩子都是独生子女,成长过程中不是经常有机会去分享、有小伙伴可以一起玩耍,学校更需要帮助他们培养社会意识,摆脱以自我为中心的习惯。

 

在赫徳,每位体育老师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负责一个年级,明确这个年级的教学目标,了解每一个学生的成长状况,并书写记录报告。这样日积月累,他们就会成为这个年龄段的“专家”。不过在平时,老师之间也会互相分享各自的经验和问题,以此了解不同的学生。

 

一位男老师选择在赫德CASA班(3-5岁)当体育老师,而一位女老师则在高年级教学,Michael觉得这些“反传统”的安排可以给这些孩子树立很好的性别榜样,纠正体育教育中的刻板形象,促进体育运动在不同年龄和性别中的普遍开展。

 

目前在赫德的一、二年级都已分别成立男女足球队,三、四年级目前各有一支混龄的男女足球队,目前各年级足球队共有60多名队员,对一所新校而言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在回答体育老师最需要什么样的品质时,Michael指出,他观察到目前中国体育发展中,大量的资金流向了顶尖的职业联赛和专业训练,但是“草根体育”(grass-roots sport)发展滞后。而在他看来,运动本身带来的快乐才应该是推动运动大范围快速发展的源动力,这一点应该在体育教育中被一以贯之。

 


孩子有权利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而不仅仅是结果。这也是为什么Michael在招募自己的体育教师团队的时候,会非常看重老师的个性和热情。他的经验是,个性鲜明的体育老师,最能带动孩子的热情,把孩子吸引到某项运动上。运动和激情息息相关!

Competition With Respect

体育课程中的品德教育

在上海工作的这些年里,Michael也看到了社会观念的转变。更多的孩子在申请高等教育的履历上不仅有学术成绩,也有了艺术和体育的表现。

 

此外,以前许多家长并不重视运动,但现在,大部分家长会希望孩子在学校里每天都能够有固定的体育活动时间,并在课后积极为孩子寻找合适的体育项目。然而,Michael 认为体育老师的价值在中国大部分学校里并没有得到充分的认可,大家往往忽视一个事实:体育教育本身就是品德教育的一种形式

 

比如,在体育竞技中,大家都有一个目的,就是赢得比赛。那么在体育教育中,如何一方面让孩子保持竞争性,同时又能正确面对失败呢?

 

Michael说,这时就需要教孩子摆正心态,无论输赢,首先都应当学会尊重对手(Competition With Respect):这次我赢了,但是你也很努力,不过我不会松懈的,下次还是会赢!或者,虽然我输了,你的确很棒,但是我会好好练习,下次一定赢你!

 

只有带着这样的心态,孩子才能在比赛中充分享受竞赛的快感,并在挫折或胜利中有所收获。

 

 

同样,在组织校队的过程中,Michael最看重的也是孩子的态度。目前赫德学校的足球校队的训练并不在学校本身的体育课程中。作为组织者,Michael完全是自愿利用自己的午休时间来组织训练。校队的球员招募采用‘open-door policy’,只要家长同意,谁都可以来参加训练,但是一旦报名就要选择坚持,如果出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情况,就会被取消校队资格。

目前Michael还负责学校的品德教育(Moral Education),每个月学校都会有一个核心主题要在全校学习,形式上不仅仅是每周一次的小班课程,在环境布置上也会有所体现。班主任和各学科老师在发现学生有积极表现时会给予奖励,此外孩子也会给自己所在的学院house增添学院分数,形成环环呼应的教育效果。 

怎样面对孩子的运动伤害?

很多家长有一种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多多运动,强健体魄,另一方面,又担心孩子在对抗性较强的运动项目中受伤。Michael对此表示理解,但也强调:家长首先应当有一个正确的观念,那就是只要参加运动,就会有受伤的可能性。

 

在他看来,百分百地避免运动受伤是不可能的,学校要做的是做好安全教育,并有健全的应对措施。比如,老师要告诉孩子尽量在草地上而不是塑胶跑道上奔跑、学校需要有当值的护士随时应对运动伤害。

 

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Michael观察到的大部分运动伤害其实都是很小的问题,但是有经验的老师在孩子受伤后,会第一时间询问:你感觉怎么样?你想继续玩吗?如果孩子表示没问题,仍然要在之后的十分钟之内进行观察。不过,Michael告诉我们,在大部分情况下,孩子最需要的只是老师的安慰和鼓励。

Michael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体育运动热爱者,他打英式橄榄球一直打到40多岁,之后便开始更多地活跃于大年龄社会足球队里。完全是出于对足球的热情,他又把赫徳的老师和家长组织起来,每周三晚上一起踢球,有时比赛结束还会在球场边一起喝喝啤酒聊聊天。在这种形式的聚会中,大家平等友好地沟通有关比赛和学校的事情,让学校变得更像一个社区。

 

 

他组织的学校足球成人队还会和宁波赫徳、惠灵顿、平和、包玉刚等学校踢友谊赛,或者参加正式的国际业余足球比赛(如每年九月的Shanghai Masters)。通过比赛,各个学校的老师也相互熟识起来,甚至还会去彼此学校旁听学习,沟通教学方法。

创办两年的赫徳学校仍处于“建设”阶段——建立学校的体育课程体系与传统(建立球队和体育文化),并帮助孩子形成运动习惯和兴趣。

 

一项传统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Michael说:“我们需要为自己设立明确的目标、建立期望,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且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孩子们有多大的成就,而是我们如何能用最好的方式教育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