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赫德号外 赫德戏剧课=创意+即兴+合作

赫德戏剧课=创意+即兴+合作



内容导读

赫德戏剧课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在戏剧课堂中,没有旁观者,只有参与者。开放日的戏剧课得益于家长们的积极参与,让我们的画面更丰富,课堂也瞬间变成了温馨的“亲子戏剧工作坊”。

人生这场即兴演出,必须学会。
 

学生们喜欢“以学生为主体”的课堂,喜欢“从做中学“,因此,在四年级戏剧课程的主体是“即兴戏剧”的学习和实践。

 

以“简短故事的即兴创作”项目主题为例。学生从单个场景的创造和体验开始,通过“静态造型”感受故事的情境和情绪变化。

 

随后他们进入运用“5Ws”(who, when, where, what,why)要素创作故事阶段。初期他们会得到5Ws中的一些线索,后期孩子们将独立创作包含5Ws元素的故事。本堂课的线索是“我哭了”、“我笑了”。

 

学生们即兴创作表演的故事主题包括“经历钱包的失而复得的悲喜”、“遭遇怪兽的恐惧和打败怪兽的欣喜”、“梦中被成吨的作业控制的郁闷和发觉只是梦一场的释然”等。

 

他们甚至有结合当下即兴创作成功将老师“带入坑”的技能。例如在展示环节,有一组学生哭着告诉老师自己没有准备好,央求老师能否下次再演。老师面对学生呼之欲出的泪目完全心软,同意该组下节课再展示,该组同学瞬间破涕为笑,宣告完成表演。老师现场完全被“带入坑”。


曾经有一位家长与我分享说她的孩子非常喜欢戏剧,因此除了学校的戏剧课,她还给孩子在外面报了一个学习戏剧表演的课外课程。她问孩子是更喜欢赫德的戏剧课还是外面的戏剧课。

 

孩子想了想说更喜欢赫德的戏剧课。因为在学校的戏剧课上,老师不但给了他们表演机会,还让他们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演,并且还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改编了来演;到真正演的时候感觉自己不是在演,而是在做自己。

 

我为孩子对于我的戏剧课有这样透彻的理解感到很欣慰,也再次坚定了我一直对我的“职业合作伙伴”——“孩子”的看法,“不要认为孩子小,孩子人小心不小。你若认为孩子小,你比孩子还要小”。


当我们上戏剧课时,在谈什么?
 

嘿,请大家看那边!

Hey! Look over there!


 

哇!一个好可爱的小宝宝!

Wow! What a cute baby!


 

哦!我的手机丢了!

 

Oh! I lost my phone!


耶!明天不上学!

 

Yeah! No school tomorrow! 


 

什么?两个孩子!明天不上学?我很焦虑!

What? Two kids at home! Noschool tomorrow?

 

I am worried!


 

妈妈,别笑了!我们很焦虑!

Mom, no laugh please! We areworried!

 



Q&A
 

问:请问老师,这课堂画风多变,学生群体看起来年龄跨度很大。这是什么课?是混龄班吗?

 

答:这是上海赫德4月17日家长开放日当天四年级戏剧课上的场景。在老师看来,每一节常态课都可供开放,每一节开放课也是常态课的自然衔接。

 

在戏剧课堂中,没有旁观者,只有参与者。开放日的戏剧课得益于家长们的积极参与,让我们的画面更丰富,课堂也瞬间变成了温馨的“亲子戏剧工作坊”。

 

问:请问老师,画面中的大小孩他们在玩什么?

答:他们呈现的是即兴戏剧中的团队“静态造型”。 “静态造型”强调“静态”(still image)和“创意”(creation)两个元素。“静态”即打造静止的画面,通俗地说就是不能说话不能动。“创意”需要参与者发挥创造力,用肢体和表情创作充满即视感和可欣赏价值的画面。

 

该环节需要参与者有迅速的反应能力、创造能力、专注能力和团体合作能力,因为他们需以小组为单位即兴呈现一个团体的画面并能保持在角色中,有时还需迅速进行不同画面的切换。课堂的小组是随机划分不固定的。每一分钟都有可能在新的团队,每一次合作都是挑战和机遇。

 

问:请问老师,四年级的戏剧课程主体教什么呢?

答:即兴+创意+合作=四年级戏剧课。四年级的孩子已具有一定的生活经验、感悟能力和动手能力。较之于循规蹈矩的约束,他们更乐于将自己的知识积累和经验结合实际运用起来,并常常增加一些古灵精怪的创意。

 

上海赫德戏剧课程的一个目标是希望让孩子在表演之外收获更多。人生没有剧本,就是一场即兴演出。你会适时应变吗?在四年级的戏剧课上,上海赫德的孩子们已开始用“创意”和“合作”即兴为自己的人生未雨绸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