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赫德号外 国际教育十八年:新西兰到中国,他是世界教育家,也是世界旅行者

国际教育十八年:新西兰到中国,他是世界教育家,也是世界旅行者

又是一年升学季,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开始选择双语学校,让孩子接受国际化教育。

 

作为声望显赫的英国赫特伍德豪斯公学的中国姐妹学校,赫德学校于创立数年间,在宁波、上海、北京、青岛等地纷纷建校,成为万千父母心目中炙手可热的择校之选,为中国教育界注入了一股全新的活力。

 

时值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首批中学生毕业,学生们更是将世界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软:全球排名第七的伦敦大学学院,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公立大学系统加州系名校,历年仅录取大陆各地区高考状元的香港大学,以及多个位列世界前三十位的高等院校......

 

是何种“魔法”让赫德这所学校实现了如此迅猛的成长?宁波教育第一新媒体“宁波牛娃”(简称牛牛)找到了赫德学校里的“魔法师”——创校校长Warren Johnston,与这位拥有18年国际教育经历的“洋”校长进行了一场教育“魔法”大揭秘。

 

 

Warren Johnston(庄华伦)先生是新西兰人,最近18年以来专注于双语课程的研究、开发,实践,以及双语学校的教育管理工作。

 

他现任赫德学校所属集团——义格教育集团的外方总督学,以及宁波鄞州赫德实验学校执行校长。

 

1

谈中国

 
 
 
 
 

从新西兰到香港再到上海,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中国速度”。

 
 
 
 
 

采访伊始,Warren就很自豪地跟牛牛说:“四年前,我在做赫德家长面试的时候,碰到最多的问题是‘你会在赫德呆多久’,我当时承诺说,最起码4年。你看,我做到了,我在赫德学校即将满四周年了,而且我还将继续在赫德工作。”

 

加入赫德学校时,Warren摒弃了香港工作期间使用的中文名华伦庄臣,有了一个全新的中文名字——庄华伦。Warren说,“我的心已经分属于新西兰和中国了。

 

世界多元,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国际人”。对于Warren来说,成为国际人的契机,发生在上世纪之末。

 

1999年,他第一次到了香港,此行为Warren打开了国际教育这扇新世界的大门,让他燃起回一线执教的热情。在此之前,他和一个专家团队一起用数年时间为新西兰编写了国民小学数学大纲和课程。

 

2000年8月,Warren正式成为香港德瑞国际学校的一名小学教师。香港德瑞国际学校位于香港的太平山上,享有盛誉。4年之后,Warren成为这所学校的小学部校长。

 

 
 
 
Warren在香港的照片

 

2007年,Warren决定接受来自上海一所新创办的学校的校长职位。

 

上海一直都是中国大陆无可争议的最“洋气”的城市。说起 “国际教育”最发达的城市,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上海。

 

但即便如此,在2007年之前,上海多的是外籍子女就读的“国际学校”,这些学校用全英文授课,只招收持外国护照的学生,跟大多数中国家庭并没有太多关系。

 

 
 
 
Warren在上海的照片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向“敢为人先”的上海诞生了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双语学校,这所学校的课程跟所有当时已知的国际化民办学校不一样,它追求“全人教育”,真正实现了“博采众长,中西合璧”,使得每一个学生都能够浸润在丰富的双语多元文化环境中。

 

这所学校的创校校长正是Warren,他的这番经历被《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的作者郑春华先生看在眼里,并且也写进了书里。他的学校被作家称为“奇妙学校”,他本人则是“奇妙学校”的“光头校长”。

 

“光头校长爱做什么?他爱把手插在口袋里,在学校走廊里晃来晃去,一旦发现那些违反纪律的孩子,他就会伸出毛茸茸的手臂,抓住那些违反纪律的孩子。被他抓住轻则被扣游戏时间,重则要和校长一起住在学校不能回家哦。有了这么厉害的手段,即使是顽皮的孩子,也变成有礼貌的好学生啦。”——摘自《光头校长-奇妙学校-拼音版》(2014年1月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从香港到上海,给Warren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中国速度”。Warren说:“2008年是中国的奥运年,我2007年来上海的时候,上海就像一个大的建筑工地,到处都在建设。那时候出行的确有点不方便。但是‘中国速度’实在是个奇迹,2007年还是一个大工地,2008年就整饬一新,完全做好了承办奥运会的准备,这在新西兰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当然,这是好的奇迹”,Warren强调地说道。

 

2

谈教育

 
 
 
 
 
 
 
教育最根本的意义,在于让每一个人去找到与生俱来的那个“我”。
 
 
 
 
 

Warren出生于新西兰南岛的最南端一个叫Inver cargo的地方,是这个国家距离中国最远的一个点。他是家里的老三,是家里唯一上了大学并且获得学位的人。

 

哥哥、姐姐中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工作了,而父亲的大学学业由于太平洋战争的爆发而被迫中断。Warren说,大多数时候,家里差不多等于就他一个小孩,家里有很多很多书,因此在没有人跟他玩耍的情况下,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进行阅读。得益于这段“狂读书”的经历,他创办的学校无一例外都倡导“培养终身阅读爱好者”。

 

Warren从15岁开始勤工俭学,在学校附近的医院做勤杂工,又脏又累。过了四年,等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他基本攒够了读大学的钱。这一段经历让他懂得了“坚韧,坚持,不怕吃苦”的重要性,因此在他的学校,他非常注重品格教育,希望学生们无论出生于怎样的家庭,都能够拥有这些优秀品质。

 

高二的时候,他已经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牛牛注:新西兰学生一般在高二的时候获得大学预录取通知书),专业方向是理工科。

 

不过,Warren在高中的体育课程有一个单元是社会服务,他被分配到一所专门收残疾孩子的学校做义工,正是这一份经历让他明白,自己最想要从事的其实是教育工作。

 

教育能够赋予个体非常多的东西,然而最根本的意义在于让每一个人去找到与生俱来的那个‘我’,这也是一所好的学校应该做到的”,Warren如是说。

 

不过,Warren的第一年教师生涯可谓糟糕至极,差一点点就没能通过教师资格评定,但他并不惧怕分享这段“菜鸟”经历。

 

从一个窘迫的新手到以满分通过助理校长评定,Warren只用了8年时间,就如他自己所说:“刚开始表现不好不见得有多坏,因为这也意味着进步空间更大,因此任何时候,每一个人都不应该对自己和别人失去信心”。

 

 
 
 
Warren年轻时照片

 

3

谈创校

 
 
 
 
 
 
 
他们(赫德创始团队)抱着电脑给我看PPT,跟我讲他们的梦想。
 
 
 
 
 

 
 
 
为孩子讲解英文绘本的Warren

 

在上海做了6年校长之后,Warren决定离开,因为此时在香港有一个新的挑战在邀请他。因缘际会,就在这个时候,Warren认识了宁波赫德的三位创始人。“那是在一个星巴克咖啡馆”,Warren笑说,“他们抱着电脑给我看PPT,跟我讲他们的梦想。”

 

“就这样,你就决定加入他们了?你不觉得这是个巨大的冒险吗?”

 

“我看过太多人,我能够判断哪些人值得信任”,Warren很自信地说道:“你能够感知到他们的尊严,他们是可以信赖的人。”Warren随即又感慨:“想想这些人,当时从事的是最光鲜亮丽的工作,多金,舒适。但是当他们做教育,就放弃了原先的一切。”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宁波海曙赫德实验学校于2014年春季开始招生。

 

“宁波是一座非常有活力的城市,但是在本土创立并且走向一线大城市的教育品牌,之前一个都没有。直到义格教育集团在创办宁波赫德2年之后,即2016年在上海成功创办赫德双语,2017年又旋即在北京开办赫德双语学校,今年青岛赫德也即将开学,义格教育集团书写了历史”。一位宁波本地资深教育观察者对牛牛这样说,当牛牛转述这番话之后,Warren深以为然,并且感到与有荣焉,心有戚焉。

 

4

谈家长

 
 
 
 
 
 
赫德家长群体的共性,就是思想开放,善于接受新事物和新思想。
 
 
 
 
 

从赫德学校的办学时间来看,才进入第四个年头,按照“百年树人”的标准来看,实在不算长。然而,赫德学校却可以称得上拥有最成熟双语课程以及管理模式的民办学校之一。

 

Warren说:“创办学校是非常不容易的,尤其是当这所学校立意革新,带进去很多新思想,新角度,作为家长也是需要跟着学校成长而成长的。”

 

当问及上海与宁波、北京家长的区别,Warren说其实没多大区别,赫德家长群体的共性就是思想开放,善于接受新事物和新思想。

 

 
 
 
上海赫德家长们在听取古琴家朱慧鹏老师的讲解

 

这四年以来,家长们给予学校许多信任与支持,也给学校提了很多意见,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与沟通中,家长与学校都得到了成长与提升。

 

“赫德学校的发展非常健康,所获得的这些成果也是必然的,这些都是能放在纸上宣传的一些成果。其实更让我骄傲的是家长们给我的反馈:每当家庭放假出行,几乎成了家长们检验赫德教育成果的一个机会,孩子们在旅行中所表现出来的独立能力、思考能力、语言能力、沟通与协调能力,甚至孩子们的知识面都让家长欣慰,对于外面的世界,孩子们完全不胆怯,仿佛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Warren胸有成竹地说:孩子们的潜力超过家长们的想象,你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他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一定要相信孩子,也一定要相信好的教育必然会有好的产出。